中国林业网世界生物圈保护区
环境教育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态文化 > 环境教育
亲爱的,陪你一起成长!
分享到:
时间:2018-08-02来源:曹庆 / 文 常青藤 海豚/图 浏览次数:774

----记一次青少年森林探秘体验活动

722日至24日,陕西佛坪自然保护区举办了一次针对小学生的森林探秘活动。我全程陪同并引导了来自北京“童趣部落”的16名小学生,夏令营主题被确定为“探索探秘秦岭”。

青少年自然教育和未成年人生态道德教育,是自然保护区职责之一。为此次青少年森林体验类夏令营担任辅导员,是我本月中旬参加中动协“自然体验师培训班”之后回到单位的首件工作。

22日,“探索探秘秦岭游学夏令营”在我局开营开班。开班仪式上,为迅速将来自北京的孩子们“落地”在秦岭深处,也为了发现孩子们的潜质和天赋,我们给每位营员分发一张秦岭动植物彩图,含物种名及介绍,营员们可以根据各自兴趣喜好与同伴对换,2分钟后,以手持物种不同,将将营员分为植物兴趣小组和动物兴趣组。随即,两个兴趣小组开始讨论并形成各自兴趣小组的logo、宗旨和守则。经过热烈的组内介绍和向全场介绍,他们很快成为“秦岭一份子”,我也初步掌握了各位营员的特点。

23日,“秦岭探索探秘营”来到佛坪保护区“人与自然”博物馆。在这一处集秦岭自然环境和自然资源、科学研究和资源保护过程及现状、社区共管与科普活动的集中展现处,无论哪个年龄段人员,无论来自怎样的职业群体,都会产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收获,对于持有“对只有几岁的小孩子,讲生态、环境、生物圈,是否对牛弹琴”的一方之言者,此时应当与时俱进了。只有亲身面对,方知“懂得”“启发”“潜能”等不是独立存在,也不是特有群体拥有。感悟“活到老学到老”不仅仅是向书本学习,更包括向大自然学习,也包括向“不谙世事”的晚辈学习。

针对白天的室外观察过程,并结合在宣教馆参观,23日晚,我们组织了一场特别的“审判庭”,以正在接受野外放归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被“误以为普通动物”猎杀为例,由小营员们模拟法官、公诉人、律师、犯罪嫌疑人、家属、政府官员、科研工作者、媒体记者、热心民众等角色,对这一起广为关注的案件进行公开审理。营员小朋友十分“入戏”,有义愤填膺者,有后悔不迭者,有建议者,现场气氛十分热烈。我希望通过这一次“特别法庭”,从低龄宣传入手,提早提升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也对孩子们的未来行为和职业去向进行了引导。

24日,“秦岭探索探秘夏令营”正式行进在佛坪自然保护区森林探秘线路上。站在凉风垭梁上,马文斌自豪地秀着自己的经历和乐观,号称“我刚刚参加过特种兵训练营”,言下之意“大家都别小看我,我全面发展,棒极了---”。这一群孩子,虽然人人具备与众不同的成长经历和假期安排,对于从来不曾接触的佛坪之行,敢于跃跃欲试地挑战着面前可能的艰险,并对可能的草木和嬉水活动充满期待。面对这一群7-11岁的在首都北京“土生土长”的孩子,我最担心的不是他们的家长是否关心“孩子学到了多少”,也不是其他带队老师关注“严格按活动行程”,我担心他们走哭了怎么办?

沿着探秘线路下行至体验基地,孩子们口中已经能说出一串串植物名,强记是孩子的特点,加之博闻可后天成就,这些孩子茁壮成长之后,一定能成为各行各业的栋梁。仍有孩子疑惑:“老师,这里是南方还是北方?”南北分界线,在地图上是一条线,现地却是如此苍茫浩渺。

在蓝天白云下的体验基地院内,我们为小营员安排的第一节课是自然笔记,随队老师分发给孩子每有一张白纸,孩子们可以划树影和花开,也可以绘飞虫飞鸟,他们的投入,正是我们的快乐。

晚饭后,上课的铃声再次在院子内回响,“生物多样性调查与修复”课程开课。我给两个调查小组分别发一张报纸的一张白纸,由营员同学根据自己的所想需求,将报纸铺在地上,这一张报纸酸辣的范围,便代表调查小组的“调查样地”。植物兴趣小组的调查“样地”是一片“森林”,动物兴趣小组的调查样地是水泥地,显然,这是两类典型的地表类型。

“生物多样性破坏与恢复实验”完成后,并由营员进行感言发言。“破坏很容易,恢复却没有那么简单容易,有时,再也回不去了”。发自9岁小朋友之口,使我感佩良好的家庭教育和社会引导。

中国科学院党海山研究员正在我区进行大样地调查,晚饭后的他始终在认真旁观着我主导的“生物多样性调查与恢复研究”活动,他对两个兴趣小组在活动中的表现及孩子们的感言进行了科学点评,以森林、森林植物、演替等为引子,由浅及深地对孩子们进行了正向启迪。

漆黑的夜晚,美丽的秦岭腹地之夜,依然是体验森林的课堂。静谧的夜晚,星星眨着眼睛,飞舞的小虫,是否是在追逐星光?所幸,中科院一位研究昆虫的硕士研究生主动参与夜观,为小营员们的夜观增色多多、启智更多。

24日,全体营员从体验基地原路返回管理局。从基地上行至凉风垭,对每一位初次或者仅有数次进行佛坪保护区的人,都是一声恶战。男营员中,年龄最小的是左浩宇,被任命为救护队长;女营员中,年龄最小的祈浩渺,基本行走在队伍领队序列,一只手指在风中摇曳如指挥的她,一边哼唱着天籁般的曲子,我关切地:“宝贝,减少说话,就将体力用于前行,前方的路很长---

“常青藤老师,唱歌能使我忘记累,能使我注意力集中---”亲爱的宝贝,向你学习!

“常青藤老师,忍不住时,哭出来,就不委曲了;曹老师,高兴时,一定要笑出来,因为我高兴了就忍不住想高兴!”亲爱的浩渺小姑娘,继续向你学习。

将抵达梁顶时,站在凉风垭梁上的祈浩渺,在冲刺攀登的我高喊:“老师,加油!”时,我感到自己已经不累了。当救护队长左浩宇完美站在凉风垭梁顶时,“秦岭探索探秘营”在佛坪的全部野外户外活动全部结束。

我被小营员们称为“亲爱的常青藤老师”。为了对得起发自童真之心的“老师”,我在寓教于乐中为他们传授了南北分水岭、秦岭无闲草、秦岭与古代交通、植物标本制作、野生资源保护与利用等基础知识,并根据各营员的兴趣进行发散式启迪引导。

亲爱的,我愿陪你们一起成长!

 

                                                                                                             2018.7.26日  于 佛坪保护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