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林业网世界生物圈保护区
佛保历史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态文化 > 佛保历史
佛坪保护区美文美图(之二十一 )-- 仙境光头山
分享到:
时间:2017-10-19来源: 浏览次数:2805

光头山,秦岭群峰中一个普通的山头,就如小时候村里有十几个取名“狗娃”一样普遍。在秦岭中段,至少有十多座峰岭以“光头山”命名,它们都有共同的特征:一是位于海拔2000米以上,二是山顶为裸露岩石或草甸覆盖。


佛坪的光头山位于佛坪自然保护区北部边界,与周至保护区一线之隔,海拔2800米之上,北坡是齐腰深的松花竹,西南是第四季冰川遗迹所遗留的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石块,东南是不知名的小草和颜色斑斓的小花……

蛇年的夏天如期而至,八人相约,“浩浩荡荡”地向光头山进发,锅碗瓢盆、菜米油盐、帐篷睡袋,一样都不能少,“长枪短炮”也背了不少。


光头山上的“三室一厅”


我们的宿营地在三个包,“官名”三仙峰,顾名思义附近有三个小山峰或大石包。


营房为全实木建筑,是上世纪80年代就地取材用木头建成,“三室一厅”。营房依山而建、朴素自然,与周围环境相得益彰,浑然一体。


进门,即进入“客厅”,迎面是一个生火做饭、取暖的炉子,简易的四方桌和几个木头墩子是吃饭、打扑克用的;靠东边的两个房子一个是放菜米油盐的,一个是放干粮、背包和照相机等长枪短炮的;西边的房子是一个大通铺,七八米长,据说一次睡过二十多个人,男男女女侧身睡过,翻身都擦枪走火,全都不得安宁。

营房与林下晚餐


是夜,人困马乏,很快即进入鼾声四起的高质量夜境,磨牙声、呓语声不绝于耳。后半夜,几个年龄较大的同事起床声吵醒了我,便起床,生火,期待黎明。临近天亮,推开房门,雾气扑面而来,密密麻麻,头灯的强光都无法将其撕破,一片朦朦胧胧。牛毛细雨不知下了多久,竹叶上满是水珠,四周只是一片“沙沙”——细雨与竹叶的摩擦声。看来,早起拍日出和拍羚牛的愿望成为泡影。


光头山的雨雾


浓雾,始终是光头山的主旋律,夏天尤其如此。下雨天起雾,阴天起雾、晴天只要山间飘过一片云也会有雾气翻卷而升起景致。也难怪,秦岭是南北气候的分界线,光头山是秦岭山脉重要组成部分,南北暖冷气流在此交汇,有时下不了雨,来点雾还是有必要的,不然怎么对得起“三仙峰”这个仙气十足的称呼?

浓雾环绕的营房


随后的几天,雨时下时停,雾却没有真正散过,偶尔散开几秒,浓雾便是变本加厉地铺天盖地而来,三五米之外的竹林,也被推远似的,变得模模糊糊。我们七八个男人,百无聊赖,开始还谝谝闲传,说些不荤不素的段子,大家哈哈一笑,全当解闷。段子越来越少、闲话越来越淡,几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实在无聊,不知谁提议打“八十分”,大家闻风而动,四个人打扑克,每人背后一个“参谋”,遇到一手好牌,给对方“剃个光头”,大家一阵大笑,输的一方信誓旦旦要报仇,赢得一方表示要再接再厉,背后的“参谋”比实战者更忙得不亦乐乎,好不热闹。


美兮光头山,美兮三仙峰




在浓雾中,挨到第五天,下午,天终于有点放晴,大家急不可耐地背起相机到山顶拍日落。我年轻,体质好,走在最前面。我快到山顶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落日的余晖刚好撕破云层照在三个包上,三个包被金色包围,四周却没有一点阳光,一片黯淡,巨大的色差显得三个包金碧辉煌,像三个菩萨盘膝而坐,庄严、神圣、肃立……,这种景象只持续了十几秒,瞬间阳光被云层掩盖,四周一片暗绿。

晚霞笼罩的三仙峰


远处的落日把薄薄的云层染得绚丽多彩,金色的、淡黄的、玫瑰色的、血红色的、橙色的……,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色彩,时而重叠、时而交叉,时而变幻,这色彩在碧蓝的天空映衬下,美轮美奂。近处,千姿百态的枯树、高峻挺拔的巴山冷杉、郁郁葱葱的秦岭箭竹、星星点点的小花……,高低搭配,错落有致。薄雾时隐时现、丝丝缕缕。人仿佛置于仙境、无欲无望,六根清净,一切是那么美、那么自然,那么和谐……

晚霞下的秦岭支脉


光头山上的“游泳池”

从天气预报上得知,未来一周断断续续都有雨,我们萌生退意。早上,天空尽管是灰蒙蒙的,但好歹没有下雨,我们不能再等了,准备好雨具,背好相机依然向光头山出发了。穿行在密不透风的竹林中间,身子是直不起来的,上面是两边的竹稍交织在一起,从上面看决看不出路来,说是路只是有五十公分宽六十公分高的竹林隧道罢了,最要命的是露水非常大,只好用雨具保护宝贝疙瘩相机了,没走几步全身都湿透了,下身都开始滴水了。穿过“游泳池”(竹林非常密,半人高,人需要双手不停的拨开前面的竹林才能通过,远处看就像在游泳,故名游泳池),前面的路对我来说就好走多了,虽然时不时地在刀背似的梁脊上行走,下面笔直陡峭、万丈深渊,看一下就会发晕,但只要直起腰,抬起头就比什么都强了。

秦岭之巅的“游泳池”


光头山之“一山两世界”

沿着山脊,周围的景色尽收眼底。一会儿雾齐聚在山腰,人行走在雾上;一会儿云雾突然按一个方向散去,阳光撕破云层沿着一个方向快速撒向大地,就像黑暗中有人移动探照灯一样;一会儿两边的浓雾快速地向山脊聚集,能明显地感觉到压抑扑面而来,人裹敷在其中,不能挣扎;一会儿山脊南面晴空万里,阳光普照大地,北边浓雾沿山脊垂直上升,宛如一堵墙无形地立在哪里,南北两面,两个世界……

一山两世界


光头山之-野生生物的乐园


光头山,一如既往的美丽、辽阔、梦幻,怪石、青草、碎花、翠竹、蓝天、白云……,相得益彰,自然和谐。


初夏,成群的羚牛总是喜欢光顾此地,恋爱的、结婚的、打架的、嘻戏的、卖萌的、坑爹的……时有发生,为了防止人牛近距离相会,细心的观牛爱好者——巡护人员用第四季冰川遗迹遗留的石块堆了一个堡垒,人在堡垒中并不是可以高枕无忧,还需要准备一些小石块,随时丢向靠近堡垒的牛群。


草地上遗留下数以千计的羚牛足迹、卧痕和粪便,从这些痕迹的新鲜程度来看,应该是一周以前留下的,看来我们是来晚了几天,羚牛已离开这里,到别处游荡去了。心里满是遗憾,但总寄希望于前方,于是沿山脊向鲁班寨方向寻去,到达红石崖已是下午两点,依然是一周左右、数不清的痕迹,看来这次注定于羚牛无缘,只好原路返回。 

独占鳌头


神龟仙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