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林业网世界生物圈保护区
保护管理
关注微信公众平台
保护管理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保护管理 > 保护管理
佛坪的珠穆朗玛--鲁班寨
分享到:
时间:2017-10-19来源:董乐乐 浏览次数:2212

鲁班寨,海拔2904米,佛坪保护区最高点。如果可以将进行日常巡护工作的佛坪保护区人与登山爱好者相提并论,鲁班寨就是佛保人心中的圣山,就是登山精英者心向往之的珠穆朗玛。


佛坪境内最高峰鲁班寨,我曾经多次眺望你,心神往之你的伟岸、你的故事,希望有一天能走近鲁班寨,不是攀登,而是欣赏。即使路途遥远、山高坡陡,攀登的热情愈加与日俱增。

今年六月中旬,我与史航、唐流斌、何义文等四人背上行囊,从三官庙站出发,从蒸笼场大桥处攀登上三仙峰。途中,坡陡路滑,各种景色幻灯片似的,一幕幕的,在视线前切换。下午三点,我们到达三仙峰营房。


营房里,锅碗瓢盆一类“行军”炊具一应俱全,一股浓郁的生活气息。墙上有各种到此一游的留念笔墨,熟悉的名字诉说着他们曾经的到来---站在营房前,大片的巴山冷杉林、秦岭箭竹林在眼前展现着高山风光,俯瞰着常常举头仰望的凉风垭瞭望塔。

距离营房约100米远的山坡下有泉水,是营房的生活用水水源。将水运至营房,考验腿功和臂力。“吃水不忘运水人”,大家不约而同在节约用水,洗菜水继续充当洗锅水,一盆水轮流洗脚。晚上,围着火炉,取暖、驱寒,为明天的行程群策群力,相互加油。


16日早晨,早早起,早饭, 7点出发,前往鲁班寨。爬上营房后的山坡,远眺三官庙,青山环抱中的保护站隐约可见。沿着山脊行走,沿途上,争奇斗艳的芍药使我们心旷神怡;在一处大岩石边,几颗似玉米苗一般纤弱的太白米,成为一路上普通且仙气浓郁的点缀;一大片茂密的竹林在眼前,便是传说中的“游泳池”,因为竹子多且密,人要像游泳般通过而得名。幸运的是一条小路贯通游泳池,真要感谢有人用弯刀割出的这条小路,方便了后来的通过者。

即将进入大葱坪了,远远地就看到前方的山坡上聚集了一群羚牛,缓缓靠近,清楚地看到羚牛的活动情况,或卧或走或张望,体形像牛,乳白、金黄、棕黄不同的毛色。观察了二十分钟,目测有三十多头,我们的到来打扰了羚牛平静的生活,羚牛群里发出了嚎叫声,一群羚牛迅速钻进附近竹林,山坡空荡荡。


6—7月是羚牛的繁殖季节,不同的家族汇聚成大群,公羚牛们为获得交配权常发生激烈争斗,严重者可角斗致死。这二十分钟时间里虽没目睹公羚牛为爱情而战的壮观场面,看到的是一群羚牛安然舒适、和睦相处的场景。

到达大葱坪后,鲁班寨便胜利在望。大葱坪与鲁班寨相距约两小时的路程,沿路有几处被称作“乱石礁”的地方,那是第四纪冰川遗迹;那些枯死而继续挺立的冷杉林,点缀满山遍野的绿,是一道风景,使人想起西北的胡杨树。三次遇到单独活动的羚牛,它们也许是贪玩掉队,也许是体弱多病被遗弃,见人匆匆逃跑是不二选择,它们同样令我们好奇且紧张。


经年累月的强风,鲁班寨的营房已经破损不堪。生长在这里的竹子大约只20cm高。看似火辣的艳阳照在身上不仅不暖和,而且使人感到“高处不胜寒“,似乎此时需要身披羽绒服方才适合。


大自然在此自然形成一处观景台,在这里眺望太白山,好像站在自家阳台欣赏对面的一座高楼。眼前是黄桶梁和太白山,傥骆古道的繁华早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


太白积雪六月天,既是美景也是一份清凉。躺在草地上,闭着眼睛聆听着呼呼的风声,我们与自然同在。返回的路上不时回头张望,看看来时走过的路,试想若干年后旧地重游时,豪迈于“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曾到此一游!”

第一次去光头山、第一次野外住宿、第一次看到成群的羚牛---在大自然里登高望远,“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心境旷达、平和。红尘陌上,独自行走,山和水可以两两相望,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背上行囊,我是一个过客。放下包袱,找到了故乡,走过山重水复的流年.

该开幕时总会开幕,该散场终要散场,在心灵栽种一株菩提,四季常青。